你好我叫城郊

目前沉迷es
基本杂食

狮心——梦(标题乱取的)

  “姐姐大人!姐姐大人,今天也有那个武士的故事吗?!”小小的红发少年趴在竹台上面,亮闪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坐在摇椅上的人。那是一个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,漂亮的银发,蓝色宛如天空般的眼睛,仿佛是神集一切美好雕琢出的,这家茶馆的主人。
  “一个故事换一杯茶是这家茶馆传统。司君,你这总是拿茶换故事是怎么个法?”
  我是茶馆的主人,至少目前来说是的。妖界改革后,世界出现了人和妖混居的情况,于是妖界的几个大佬就联合起来立了个规矩,导致很多大妖都被迫归隐山林,至于我嘛,我倒是正好压在了线上,也就在这靠近人界的地方定居开了家店,也是真没想到按那个自理能力为零的家伙说的方子煮茶,人气居然意外的很旺啊。茶馆叫“夕阳与晴空”,算是勉强按照他的思维取的名字,我开店倒不是为了生存,而是为了等人,等这家店真正的主人回来,虽然即使回来了,那家伙也是一定会把店扔给我,所以也只是想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就好。
  客人在这儿喝茶呢,有个规矩,我既是妖,那自然是不用考虑吃饭的,可我偏生是喜欢故事,当然这估计也是受了那家伙的影响,不过不管怎样,反正此后就有了“一个故事换一杯茶”的规矩。啊,对了,那家伙,叫月永雷欧。
  再说说我现在的麻烦吧,由于老家伙们都隐居生活去了,再按道行排,我姑且也就算是这一片的老大了,其他小妖也都规规矩矩唤我一声“大人”,来这儿的人类也不知道我的名讳,也就跟着唤一句“大人”或“老师”之类的,只有这个红头发的,嗯……好像是叫“朱樱司”的小鬼,每次都叫我“姐姐大人”,植物化成的妖是不分性别的好吧。若只是这样倒也罢了,但每日都会想尽办法逃离朱樱家的管家,就为了跑到我这里来听故事也不行啊,这小鬼是看不见门前贴着的“一个故事换一杯茶”吗?是用“故事”换“茶”不是用“茶”换“故事”啊少爷,我知道你钱多了还不行吗!
  “姐姐大人……司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故事的后续嘛……”大概任谁被少年紫罗兰色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盯上一阵,都会忍不住满足他的愿望吧,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嘛!……好像真的可以……
  “唉……”我实在是忍不住这直勾勾的视线,叹了口气“算了,也怪我开了这个头,讲故事单讲一半确也很吊人胃口。嗯……那就从头开始讲个完整的吧,只是怕是会有些长哦,司君可以等吗?”我无奈地从摇椅上起身,捋了捋衣袍。“姐姐大人请放心!我已经和管家说了今天应该会在您这留宿,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对于我在您这也完全没有意见。姐姐大人很受我家的人喜欢呢。”我看着少年稍显稚嫩的脸上隐隐浮现出计谋得逞的笑容,差不多知道这是被小家伙摆了一道。“朱樱家的小少爷,请进,在这里,你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。但在此之前,为了保证讲故事的连贯性,我得先去泡壶茶了。”我伸了个懒腰,将头发简单束一下,寻思着何时去剪一下头发,这接近及膝的头发,着实是有些碍事。
  将小少爷安置妥当,我匆匆泡好茶端进内门,开始讲述那个埋藏于历史,早已被人遗忘,亦或是该说无人提及的故事。“那么朱樱家的小少爷,故事,开始了。”
  
  嗯…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嘛,我也忘了,只是在我刚有意识之后,就一直有一个半妖小孩子在照顾我。作为这方圆几里为数不多的勿忘我花,虽然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,但从小听着隔壁喜鹊小姐的赞美,自觉长相还是看得过去的!
  “sena!快看!这个花!好久不见了啊!活得不错嘛!”啊,这个小屁孩又来了啊。“嗯。不过……这个东西真的能被称作是花吗,长得好丑啊。”哦,现在只能感觉到‘噗’的一声,心脏仿佛被戳爆……那边那只妖你给我过来……我的叶子不安分地抖动着,花瓣朝那个带着蛇纹面具银发男子。不得不说,哪怕只能看见一点也能看出来这是个帅哥啊啊啊,但我也是一朵有原则的花!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!其实帅哥你可以的。
  “唔……sena!这是什么花啊?”话说小屁孩和帅哥君是什么关系啊?“不知道。大概是勿忘我?但是白色勿忘我……是变异品种吧,大概……”啊啊啊,帅哥过来了!近看更帅了啊!“怎么?想养这家伙?”……好像说话啊。“嗯!”唔哇,小屁孩儿原来是可以乖一点萌一点的啊,平时如果不要总是揪我的叶子我也就同意跟你回去了嘛,不过帅哥应该是不……“那就带回去吧。”……算了我什么都没说。虽然他们就这么完全不管我的抗议,把稀里糊涂的我带到家里去了,不过既然可以天天见到帅哥……就放过这个小屁孩一次吧,绝对不是因为花盆被帅哥抱着哦,绝对不是!
 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呢,小屁孩毕竟是个半妖,生长速度还是比我们纯妖要快好多,不知不觉几十年已过,小屁孩已经和濑名君一样高了。啊,濑名君全名濑名泉,就是当初那位帅哥蛇妖;小屁孩儿叫月永雷欧,是狮子和人类的孩子,小时候被濑名君捡到,目前和濑名君关系不明;我则是在三年前可以开口说话后,成功地向小屁孩和濑名君证实了我是一株白色勿忘我这件事。目前情况下我们三个正处于合居生活中。
  “小屁孩,又在作曲吗?”我伸出叶子指指月永雷欧铺在地上的纸张。“是送给sena的哦!不过名字还没想好……”月永雷欧趴在地上,情绪高昂地抬头看了我一眼,想到曲名的问题后情绪又低落了下去。我提着花盆朝月永雷欧那蹦过去,低头看着纸上一个个……嗯……这是音符吧……我没看过这玩意你别骗我。“小屁孩,给我试唱一下呗。”我拿叶子戳戳他。“哼……”行了,这小屁孩又骄傲了,这一脸的“快夸我”真是,啧啧啧。“嗯嗯嗯,我们家雷欧最厉害了!”可算是把小屁孩哄好了,不过这波还是不亏的,这孩子的曲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错啊。“这首歌比较欢快呢,真是雷欧的风格啊。嗯……你不会还想按照那首歌的名字来取吧?”我想起去年这家伙也是拿出了一首绝妙的曲子送给濑名君,整个曲子的美感都很让人折服,如果去掉十分那啥的歌名的话。“嗯?是哪首歌啊?来自sena的灵感太多了实在是记不清啊☆嗯……果然我最喜欢sena了!”这孩子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啊。“是那首‘小小的濑名泉’啦。”月永雷欧撑起身子做起来,皱眉想了一会,突然拍手倒是把我吓了一跳。“喂喂喂你干嘛啊?”“唔哈哈!灵感又出现了!每次只要想和sena有关的事都会引起灵感爆发呢!”他又趴回地板上开始创作。你们这样真的是收养和被收养的关系嘛……这么多年过去我真的不得不怀疑你们是在故意喂我狗粮了啊喂!
  “雷欧君。”啊,门被打开了,唔哇哇哇门被打开了?濑名君冬天不是应该进入长时间睡眠的吗?!我吓得往后蹦了一步,差点掉下去时,濑名君小跑一步接住了我的花盆,我也在这个空隙感觉到了,生命的消逝感,这是植物系妖怪被世界赋予的天赋,我绝不可能感觉错。有一个想法在脑中成型,它没有令我有预知到事情发生的安心,而是使我感到一丝丝不安,但是,我并没有告诉雷欧,因为濑名君最后看我的眼神中,包含着“请不要让他担心”这句话。
  
  然而最后雷欧还是被濑名君拽回屋里教训了一顿,传出来的声音吓得我进去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。“月永雷欧你胆肥了是吧,忘了上次你是怎么生病的吗?我和你说多少次了不要趴在地上,你怎么就不能乖乖记在心里呢?!超~烦人!”“诶诶诶,sena!别打!呜哇!疼疼疼,别打屁股啊!”
  “啊,来了。”我被月永雷欧放在濑名泉房间的桌子上,濑名君是闭着眼的,脸上是鲜少表现出的柔和平静,这只让我更加相信那个推测,过了许久,他才反应过来,向我打了声招呼。“你差不多应该化形了吧。”这个问题着实令我惊诧,但是好像又十分合乎情理,我点点头。“和我们相处了这么久,现在可以称之为家人了对吧。”“是。”我能感觉到,我的声音在颤抖。“那么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?”“濑名君有话说便是。”“我希望你能变成我的样子继续陪着雷欧。”“欸?”虽然猜测的大体正确,我还是忍不住发出疑问的语气,可能是因为还要那份不愿相信在里头吧。“你能感觉到,我剩的时间不多了,可雷欧还有,我不能让自己毁了他,他不愿离开我,正如我也不想离开他。你没有化形,也没有取好名字,非常了解我们,你完全可以说是替代我的最好人选。”濑名君说这些的时候,脸上的神色是异常平静的,平静的,心疼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们只是沉默着,因为对于我们两个见惯了事物生死轮回的妖来说,这太过于平常,也太过于让人……绝望。
  我同意了。
  在第二年的暮春,在濑名泉陪月永雷欧度过了不知第几个生日后,他找到了我,告诉我——“我该走了”
  同年六月,月永雷欧照常去叫醒沉睡濑名泉,这活动已经持续了数月,直到那一天,濑名泉没有醒过来。
  月永雷欧不懂吗?不,他其实一直都知道。濑名泉走后,月永雷欧向我告别,踏上了外出历练的路途。而我在收拾空下来的房间时,从月永雷欧那里找到了一本日记,上面详细记录了濑名泉离开之前近半年的时光,我很清楚,他也一直都很清楚,只是我们都没有说出来。
  三年后,月永雷欧回来了,和原来一样的武士装,却憔悴了面容,我以为我们会一直生活到其中一方死去——按寿命算至少还有几十年光阴。但我们没有。雷欧在他回来的同年年底,在樱花树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我从来没有想过,在五年之内,我会接连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人。从来,没有。
  在月永雷欧日记的最后一面有两行字,那第一行是濑名泉的笔迹,清逸洒脱,我绝不可能认错。而下面一行的字,则就像是一笔一划照着濑名泉的描一样,那是月永雷欧的字。
  用相似的笔迹,相同的感情,相等的生命,刻下一样的话。
  “我爱你”
  
  “喂,司君。”我从记忆里回过神来,拍拍面前已经睡着了的少年。“唔哇!姐姐大人!啊啊我居然睡着了……真是太失礼了,十分抱歉,请原谅我的行为。啊还是不要原谅了,简直丢尽了朱樱家各位先祖的脸,还是让在下朱樱司以死……”“stop!司君!没有这个必要啊!”我连忙打住少年的话。“呜……姐姐大人就是太温柔了呜……”嗯……这要怎么办呢……我一筹莫展地对着这位朱樱家的小少爷。“店~主,客人太多了,小~鸣说他忙不过来了~”啊……你不会去帮忙嘛!我起身稍稍安慰了下朱樱司,忙往大厅跑去帮忙。“鸣!没事吧?”我“啪”地一声推开门,看着只有寥寥几人的大厅一脸茫然。“啊?人家什么事也没有啊。”鸣上岚正和朔间凛月坐在一起,听到我的声音也是一脸茫然。“朔·间·凛·月!”我气势汹汹地冲罪魁祸首而去。他只向窗外努了努嘴,我转头看过去,两个人瞬间进入我的视线。
  橘色头发的少年正把银发少年往这边拽,两个人的身影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,在我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,咸咸的液体已经从眼眶溢出。“sena!来这儿看看嘛!”“超~烦人!雷欧君你就不能乖乖地听别人的话吗!”
永雷欧的字。
  用相似的笔迹,相同的感情,相等的生命,刻下一样的话。
  “我爱你”
  
  “喂,司君。”我从记忆里回过神来,拍拍面前已经睡着了的少年。“唔哇!姐姐大人!啊啊我居然睡着了……真是太失礼了,十分抱歉,请原谅我的行为。啊还是不要原谅了,简直丢尽了朱樱家各位先祖的脸,还是让在下朱樱司以死……”“stop!司君!没有这个必要啊!”我连忙打住少年的话。“呜……姐姐大人就是太温柔了呜……”嗯……这要怎么办呢……我一筹莫展地对着这位朱樱家的小少爷。“店~主,客人太多了,小~鸣说他忙不过来了~”啊……你不会去帮忙嘛!我起身稍稍安慰了下朱樱司,忙往大厅跑去帮忙。“鸣!没事吧?”我“啪”地一声推开门,看着只有寥寥几人的大厅一脸茫然。“啊?人家什么事也没有啊。”鸣上岚正和朔间凛月坐在一起,听到我的声音也是一脸茫然。“朔·间·凛·月!”我气势汹汹地冲罪魁祸首而去。他只向窗外努了努嘴,我转头看过去,两个人瞬间进入我的视线。
  橘色头发的少年正把银发少年往这边拽,两个人的身影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,在我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,咸咸的液体已经从从眼眶溢出。“sena!来这儿看看嘛!”“超~烦人!雷欧君你就不能乖乖地听别人的话吗!”
  “叮铃”。那是曾经月永雷欧为濑名泉做的风铃,被我挂在店门旁,虽然直至上一个客人走进来,它都一直没有响过。
  我连忙擦干眼泪,脸上挂着笑,对走进来的,熟悉又陌生的人说一句“欢迎光临”。转身想引进座位,后面的人却幽幽说了一句话,使我愣在原地,“喂,小鬼。你难道不觉得你在这里应该说‘欢迎回来’的吗?”“欸?”我回头,门没有关上,眼睛只觉得生涩难受,一定是阳光太猛烈照的。“啧,你倒是别哭啊……好了,我们已经回来了不是吗。”
  “嗯。是啊,回来了”
  命运使我们人生的路连成一个圆,兜兜转转走一圈,也不过是回到起点,不过,这样,也挺好。

狮心——起点(Leo生贺)

     剧情有捏造,有自设人物,迟到的生贺


        谁也没想到,就在knights已经出道并且红遍半边天的情况下,队长月永雷欧却突然宣布了恋情,和knights的副队长濑名泉的恋情。在周年演唱会最后的收尾表演后,月永雷欧毫无预兆地单膝跪地,当着数以万计的粉丝面前,笑嘻嘻地向濑名泉诉说着他对他的感情。老实说,濑名泉曾经无比憎恨过命运,它令他失去过那个在他生命中占据了极大重量的橘发少年;濑名泉一直都感谢着命运,它把那个叫做“月永雷欧”的人送到了他的生命中,成为了他心的一部分。所以,还有什么是需要考虑一下的呢,答案不是已经呼之欲出了吗,雷欧君。从我们相遇那天起,问题的答案,就已经刻在了心的最深处了啊……
  
  “OK,濑名君,拍摄效果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错呢。”摄影师笑着说,结束了濑名泉一天的工作。“辛苦了。”濑名泉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。“濑名君一会儿有时间吗?”一名长得娇小可人的监制走了过来,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粉红。“抱歉,我和鸣君有约了。”濑名泉想起自己事务所的那个金发后辈似乎找他有事,正好借此推掉了邀请。“好吧……那”还没等女孩说完,濑名泉就已经跑去和经纪人商量自己回家了,考虑到濑名泉家离拍摄现场并不算太远,经纪人也没再多说什么,就简单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什么的,也就放人走了。
  夕阳下的大海,很美丽,很静谧,仿佛世界上只剩自己的呼吸声和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,一切陡然变得清明许多了。濑名泉坐在礁石上,虽然毁约这事他向来是不屑于,也不愿意干的,但这次,就当例外吧,他想静静,况且这次毁的还是事务所那个不招人喜欢的嚣张后辈的约,那就变得无所谓些了嘛。望着橘色的天空,心里莫名感到平静与安心呢。
  当然,如果是除去这隐隐浮现的该死的落寞孤独感。濑名泉慢慢把自己蜷成一团,头埋在双臂中,只剩一只眼睛露在外面。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。“哦哦哦!那边那个家伙!”不知多久,一个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。濑名泉皱眉,没有理那个家伙 。“喂!我叫你呢!回应一下嘛!”“聒噪。”“诶?谁?我吗?!”濑名泉稍稍转头就看到那家伙被打击的石化的样子。“你,不仅聒噪,而且还没礼貌。”濑名泉面无表情地再次打击了一遍。〖啊,碎掉了。〗不出所料地看到了自己期待的画面,濑名泉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不少。
  “唔……”那个人烦躁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,柔软的橙发被主人搞得一团乱。濑名泉换了个姿势,俊美的脸完全暴露在空气中。一瞬间,天地都仿佛失了颜色。至少在月永Leo眼里是这样没错。
  “唔哦……难道是海妖吗……”月永Leo十分小声念叨了一句,精致的脸上写满了纠结。“喂,你说什么,是不爽吗?想抗议?”濑名泉皱了皱眉,挑衅地看着眼前的人。“海妖!是海妖吗!”月永Leo笑着,小小的尖尖的虎牙露出,让他也染上了一丝狂气。“哈?”濑名泉挑眉,从礁石上跳了下来,迅速逼近月永Leo,两个人就这么近距离地对视着。『啊啊啊啊啊!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!果然是海妖先生吗!?』月永Leo的脸不自觉地有些发烫,翠绿色的眼睛里闪着星光,夕阳映着两个人,濑名泉的脸也隐隐有红色浮现。当然,没人知道这脸红,是因为另一人的视线,还是夕阳的玩笑。
  “啊!Inspiration出现了!妄想在宇宙中不断蔓延~♪哇哈哈!果然我是天才啊!☆”濑名泉看着眼前的人突然从视线中消失——这家伙突然坐在地上掏出了本子,手上的笔无时无刻不在滑动,一个个音符被写在纸上,嘴里还念叨着灵感啊,妄想啊,宇宙啊什么的……果然,这人是神经病吧……
  “诶!笔没有水了?!唔啊啊啊!珍宝一般作品就要消失了,消失在宇宙的轮回中了啊啊!”月永Leo甩了甩笔,可纸上还是写不出来字,只能烦躁地胡乱揉着自己的头发。濑名泉看着他这个样子 鬼使神差地递出那支,自己今天早上莫名其妙放进口袋的笔,然后,他看到了那个奇怪的家伙对他露出了一个超大的笑容。
  “哦!谢谢!很能干嘛!最喜欢你了哦!”夕阳在空中毫不吝啬地播撒着最后的余晖,而和夕阳差不多发色的那个人,也是像夕阳一样,尽自己的力量,爱着,温暖着所有人。“啊?你是笨蛋吗?!真是……超~烦人。”濑名泉把笔递给他,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海边。
  
  距离濑名泉上次接的拍摄工作已有两个月之久,按道理来说,他应该继续他的模特工作,可就在海边拍摄完几天后,濑名泉提出暂停模特事业,他要去梦之咲,重新开始发展偶像。事务所当然举的是拒绝票,可拒绝有用吗?反正在濑名泉这儿是肯定没用的。于是,顺理成章的,濑名泉和事务所闹掰了,出乎意料的是,他的那个总是顶撞他的后辈居然来帮他,虽然一开始他的确是来代表事务所劝说濑名泉的,但后来说着说着,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后辈居然倒戈了,反倒帮他劝说事务所去了。最终,濑名泉和事务所定下协议,他去他的梦之咲,但工作他还是得接。
  濑名泉坐在自己整洁的卧室里。父母常年居住在国外,这间公寓基本就他一个人住。濑名泉看着桌上摆着的“梦之咲录取通知书”和校服,脸上忍不住扬起一抹笑。“游~君~呵呵,呵呵呵呵……以后就让哥哥来照顾你吧……呵呵呵~”濑名泉心情愉快地收拾着明天入学时可能要用上的物品,姣好的面容配上笑容,就像是降临人间的天使;又仿佛是童话故事里摄人心魂的妖精。
  清晨的闹铃准时将床上的人唤醒,虽然都已经是进入社会的人了,但这么久没有见到自己可爱的游君,心里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一切都如计划的那般准备完毕,濑名泉拿起包准备踏出房门,又想了一遍自己要准备的东西,“……记录本,录取通知书,钥匙……好。”关上房门前,濑名泉默默拿起了鞋柜上的笔,放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  时间还算宽裕,而且最近他的照片杂志上刊登的比较多,被认出来的可能性有些大了,这么想着,濑名泉最后选择了自己步行去学校。私立梦之咲学院,是一所致力于培养男性偶像的偶像学院,曾培养出许多顶级偶像,被称为是“梦想的诞生地”。
  校园门口几乎可以被称之为门可罗雀的景象让濑名泉稍稍愣了一下,查了一下时间,在确定自己没有迟到后,濑名泉的心里浮现了一丝疑惑。不过,很快这一丝疑惑就被校园内,那堪比五星级景点区的景色打散了。巨大的樱花树就这样竖在校门口,正好是樱花盛开的季节,风儿围着樱花树打转,引得无数樱花飘离了枝头,在空中翩然起舞,将濑名泉围绕其中。四周都是飞舞的樱花,这极美的景色就连濑名泉也稍微晃了一下神,不过极高的家庭教养是他迅速恢复原貌,不过眼中却少了一丝疏离,多了一分温柔。
  “唔哦!就是这里了吗?喂!那边的!新生登记在哪里啊?!”背后传来吵闹的声音,濑名泉不由皱了皱眉,转身,一抹橘色映入眼帘。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礼貌啊,濑名泉想。“哦!是你!海妖先生!呜啾~★这是来自宇宙的问候哦!”月永Leo看着那熟悉的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睛,“海妖先生”这个称呼顿时脱口而出。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上已经隐隐要有十字路口冒出来了。“我!不!是!海!妖!先!生!”濑名泉几乎是从牙根里头挤出这几个字,然后就看到那个人一脸无辜地问“那你是什么妖精啊?”‘轰’濑名泉仿佛听到了自己的理智逐渐崩塌的声音。深吸一口气,濑名泉面带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,一字一句说道:“我不是什么妖怪,不如说这种物种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吧。居然还相信这些东西,你是小孩子的吗!?”“诶?!那难道说!你是宇宙人吗?!”月永Leo小跑过来,将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,翠绿色的眼眸,仿佛装下了整个夜空的星星般,闪闪发光,就差没在脸上刻着‘兴奋’两个字了。“喂,你这家伙是听不懂话吗!超~烦人!宇宙人什么的……你又没见过。”濑名泉双手抱臂,烦躁不耐地看着月永Leo,而后者居然一脸认真地说:“我见过宇宙人的哦!他们是这样打招呼的哦!呜啾~★唔……差不多是这样说的。”“……”濑名泉这次是真的绝望了了,他人生中第一个能令他感受到无可奈何的人出现了。
  “唔……”月永Leo的表情突然扭成了包子。“又怎么了?”濑名泉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宛如孩童般充满稚气的人。“唔……Inspiration!可是……口袋没有笔,只有一些碎纸!嗯……珍贵的作品就要这样消失了吗?!我真是个笨蛋!是天才但也是笨蛋!”月永Leo掏了掏口袋,结果只找到了一些碎纸,只能垂头丧气地拽了把自己的头发,等待灵感消失。“喂喂,别唧唧歪歪的啊。给你,要心怀感激地收下哦。”濑名泉递出了早上匆忙塞进口袋的笔。“哦哦!谢谢!不亏是宇宙人啊!最喜欢你了!呜啾~★”月永Leo接过笔,迅速进入了创作模式。
  濑名泉在一旁看着月永Leo写谱子,也不急,就这样盯着,直到他写完,濑名泉都没敢出一点声音。“好啦!哼哼~宇宙人快看!世界级的名作诞生了!”月永Leo献宝似的把乐谱递给濑名泉。“我不是宇宙人!我叫濑名泉!既然你写完了,那就别磨蹭了,抓紧时间,还要找自己的班级呢。”濑名泉一脸嫌弃地把乐谱推回去,拍拍衣服上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,准备去找自己的班级。“喂!等等!sena!稍微等我一下啊!”
  “二年级A班,就是这儿了吧。”濑名泉仔细查看自己录取通知书上写着的班级,嗯,没找错。“sena的班级就是这儿啊!”月永Leo从后面探出一个头,拉着濑名泉的袖子往二年A班里拽。“诶?!”濑名泉惊诧地看着月永Leo把他拉进去,这家伙……和他是一个班的?!
  找到两个相邻的座位坐下,不一会儿,老师带着花名册走进班里。“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,濑名泉,来和大家打个招呼。”“是~濑名泉,多多指教。”濑名泉悠闲地走上讲台,多年的模特经验使他只是走上讲台,气场就已经威慑到了一些打闹的同学。“额……接下来,月永……诶?月永君?”老师看着台下那个低头不知写什么的橘发少年。“唔?”少年抬起头,有些奇怪地望了老师一眼。“那个,月永Leo君……对吧。你好像……不是二年A班的哦……是二年B班,在对面那个班级。”老师尴尬地看着台下的月永Leo,但对方只是愣愣地看着她,然后一拍脑袋说了一句“哦!是吗!我是二年B班的吗!”底下同学嘲笑的声音毫不掩饰地放了出来,可月永Leo仍是那副傻笑着的样子,嘲笑声不由得更大了。濑名泉环视着班级里的人,把那些笑的不亦乐乎的人默默记了下来,拉进了黑名单。〖原来还是有些带脑子来的人呢。〗濑名泉多看了他们一眼。“那sena!我放学再来找你哦!”月永Leo向濑名泉挥了挥手,向二年B班跑去。
  月永Leo一走,台下的人笑的更加猖狂,濑名泉的气场也更恐怖了,笑声逐渐被这气场震了回去。濑名泉缓缓走回座位,走过的地方,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般,寂静无声,老师也被这骇人的气场吓到了,脸色有些苍白,她忍不住看了看班级里的学生,没有人再敢胡闹。因为是第一天开学,所以不会有什么正经课要上,基本到中午就放学了。老师简单说几句话,就可以集合同学去礼堂开会,也就是去参加开学典礼。
  现在的学生会会长是一个叫朔间零的二年级生,为人高傲嚣张,偏偏那出众的实力硬是把一群看他不顺眼的人给打了回去。不过零虽然是学生会会长,但是校中的事务却都是交给副会长莲巳敬人负责的,开学典礼当然也是不出意外的,由莲巳敬人负责演讲致辞。
  濑名泉跟着老师走到礼堂,所有的学生无一例外全部到场,但认真听的除了一年级的人之外,却寥寥无几。濑名泉找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下,旁边的人正在低头写着什么,濑名泉拽了把那个人的头发,使他把头抬起来一点,免得以后近视。“啊,是sena!”月永Leo还是一如既往地跳脱,看他完全没有受刚刚在3A时的影响,濑名泉稍稍松了口气,但不过一会儿就又皱紧了眉头,这家伙是傻子吗,那群人都这么对他了居然还像个没事人一样。“把头放这么低,是迫不及待想要戴眼镜了吗?”濑名泉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嘲热讽,不过月永Leo无所谓地笑笑说“不会戴眼镜的哦,因为有sena在我身边嘛。”“……谁会在你身边啊。”
  开学典礼并不会持续太久,这一点时光在两人,准确来说是月永Leo不断的说话声中消磨殆尽。人潮往门口涌去,而与其在人群中被挤压地难受,不如等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再离开。“濑名君,月永君,是你们没错吧。是这样的,因为你们刚来还不熟悉学校的构造,所以接下来是由我来带你们参观校园。”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还没等两个人起身,一个老师就跑了过来,眼睛里有一点血丝,应该是疲劳过度造成的,“抱歉,因为我们班学生出了点事,所以现在才过来。”老师舒了一口气,打起精神开始介绍学校。
  “诶?社团活动?”月永Leo难得认真地听着老师的介绍,对社团这东西发出疑问。“是的,好像说是要所有人都必须加入社团。”老师努力回忆着当时收到的通知,“不过虽说是让所有人都加入社团,但并没有明确说明要参与社团活动,所以单纯当个幽灵社员也是可以的。”“哈?超~烦人,颁布这个规则的人是脑袋坏掉了吗。”濑名泉抱臂靠在墙边,对这个规则毫不掩饰的嫌弃。“是啊,谁知道董事会的人到底在想什么……”老师翻着手机,寻找看有没有漏洞,“哦,还有一个最重要的,你们是打算成为个体偶像还是组队?就现在来说我是比较推荐组队这条路的。”“现在校内还有多少组合?”濑名泉划着手机,漫不经心地问。“嗯……比较有名的组合现存的也就这几个了,果然还是‘那里’吧。”“诶?‘那里’是什么?”月永Leo从濑名泉身后冒出一个头。“那就是全校唯一一个实行分裂组队的组合,对于你们来说是挺合适的,但是他们的组合规定和队长有点……怎么说呢,大概是要形容为……学院里的一朵奇葩花?嗯,差不多。”  
  
  此后第二天,濑名泉拿着入队申请,就这么站在这个特殊组合的主要练习室前面。“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儿啊。”濑名泉盯着手上这份已经填好的入队申请,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昨天老师说完这个规定堪称奇葩的组合之后,重度勾起了月永Leo的好奇心,当然,他也有这么一点点的好奇就是了……只是一点点。结果濑名泉这一点点好奇心的代价就是,昨天晚上头脑一热,把入队申请给填了,请问现在撕掉还来得及吗。“哦呀呀,这位同学,站在我们的练习室门口犹豫了很久呢~是要提交入队申请吗?”一个奇怪的人悄无声息在濑名泉身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呜哇!”濑名泉被吓了一下,转身的瞬间,手上的入队申请被另一只手拿了过去。“唔~濑名泉同学……名字有些熟悉呢……啊!是那个模特濑名泉吧!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偶像学院啊!★”濑名泉沉默地看着这个戴着个笑脸面具,根本看不清长相的人一脸惊奇地对着他的脸和入队申请来回扫视。“能还给我了吗。”濑名泉语气冰冷,脸上写满了不耐烦。“别急嘛,话说你这张脸真的像娱乐新闻里写的那样值两个亿吗?”面具人“啪”得一下拍上了濑名泉的脸,轻微揉了揉。濑名泉的脸更黑了,拍掉那双手,想要抢回自己的申请表。“诶,别急~等我先盖个章先~★”面具人躲开濑名泉的手,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印章盖在了表上,“好了~不过你应该知道,这个组合可是由很多小组合聚合成的哟,该把你放在哪里呢……果然还是放在我的队伍里吧!嘻嘻一天增加两名新成员,心情愉快~”面具人把入队申请还给濑名泉,“正好队伍的练习室就在这里~那濑名君就进去吧!★”面具人完全不给濑名泉反应的机会,直接把濑名泉推进了练习室去。
  “哈?Leo君为什么会在这里啊。”濑名泉看着练习室角落里窝着写曲子的月永Leo,今天的一切感觉都有点不正常。“诶!是队长吗!”另外有人看见了濑名泉身后的面具人,脸上的神情充分表达了主人内心的惊讶。“……所以,你这家伙就是那个奇葩的领导人?你在我之前先遇见了Leo君,所以就先把他拐骗进了这个组合?”濑名泉和面具人走到房间的一角面对面坐着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显然脸上是阴云密布。“绝对不是拐骗进来的好吧,我才不会干这种事,这叫计谋!要学着点哦,以后吃亏别怪我。”面具人一脸认真地对濑名泉的话做出了修改,“嗯~时间差不多了,训练结束★各位明天见喽~”面具人看一眼表,闪到门后面,对里面的人挥手再见。
  “喂,那边那个新来的!”濑名泉转头,但那个人似乎不是说自己的,“喂!那个角落的!我叫你呢!不要以为队长喜欢你你就可以无视前辈啊!真不知道他是看中了你什么!”看月永Leo不理他,那人高傲地走到月永Leo身边,眼神嫌弃地盯着他。“你是哑巴吗!”见月永Leo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,那人忍不住拿脚踢了一下。濑名泉有些看不下去了,室内的其他人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,一个个在那里幸灾乐祸着。“喂,你有点过分了。”濑名泉走到那个人的旁边,把手搭在他的肩上,神情冰冷。“你在说什么!你在和谁说话!”那个人抬头拍掉濑名泉的手,转身却被那个表情给吓到了。“你……!”“麻烦到一边去!”濑名泉恐怖的气场笼罩在那个人身上。“切!”那人灰溜溜回到原来的位置,“弱者果然就只会报团取暖!”濑名泉没有理会叫嚣声,他蹲下看着月永Leo若无其事地写曲子,直至其他人都离去,直至最后一个音符落下。“哈哈!完成了!世界级的名作!诶?!人都不见了诶!训练结束了吗?咦?sena!你怎么在这儿啊!果然是来陪我了吗!?最喜欢你了哟!”月永Leo环视着已经空荡荡的练习室,只有旁边等的都快睡着了的濑名泉还在。“啊……你写好了啊。”濑名泉揉揉眼睛,伸手把月永Leo写的谱子拿过来仔细端详。“嗯!那么,sena来唱唱看吧!”月永Leo兴奋地盯着濑名泉,周围仿佛有小星星在乱闪。“不要。我唱歌不好听的。”濑名泉别扭地移开目光。月永Leo一直就这样看着他,“不会的哦,sena的声音超好听的!”看着那双翠绿色的眼睛,濑名泉再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。“♪~”尚显青涩的嗓音轻声哼着乐曲,在空旷的练习室格外清晰。“是不是有些不着调?”濑名泉看着月永Leo,等待着他的评价。“唔……的确呢,sena有好几个音都是错的诶,”濑名泉听着和自己猜想差不多的评价,“不过我很喜欢哦!”“……真是个笨蛋。”濑名泉看着月永Leo的笑脸稍微呆愣了几秒,然后屈指轻轻弹了下他的额头,毫不客气地给了一句“笨蛋”。“唔哇!再这样的话不笨都要让sena给弹笨啦!”月永Leo委屈地捂着自己的额头,有些忿忿不平地盯着濑名泉。
  窗外,淡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;窗内,少年尽情挥洒着青春的热血。
  
  “诶,你们知道吗,那个分裂组合的奇葩队长。”“嗯嗯,就是那个一切都是迷的面具人吧,他怎么了吗?”“他已经半个月没来学校了,根据学生会的内部消息说,他好像是退学了。”“退学?为什么?”“他手底下的很多组合最近都不太平不是吗?似乎是谋划已久的反叛呢。”“怪不得退学了,是撑不下去了吧,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。”“他走之前居然还特地指定了一个新人做队长,现在的强豪组合可真是都堕落了啊。哈哈哈。”
  濑名泉夹着书,淡然地从这群八卦的学生旁走过。“那个叫月永雷欧有什么厉害的,从来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,怕不也是个废物。”刺耳的挑衅回荡在耳畔,濑名泉转身直冲那个谈论月永雷欧的学生而去,脸上带着灿烂地令人感觉到恐怖的笑容。“我听说,你似乎对我们队长有意见啊。”濑名泉笑着问那名学生,反问的句式,陈述的语气,“虽然我们队的确很多有经验的人都退出了……可你认为这就是你可以对我们队长品头论足的资格吗。”“如果没猜错……就只剩下你们两个新手了吧,你以为这还是以前那个时代吗,你们已经被淘汰了!”学生被濑名泉的气压吓了一下,突然想起对方只有两个新人,顿时底气就足了起来。“呵,想打垮我们的话,你还差得远呢!”濑名泉转身向练习室走去,挥挥手上的书籍,轻微转头,回以一抹高傲的微笑。
  墙边的一个黑发少年垂眸笑了笑,好看的猩红色眼睛弯成月牙状,“啊……这是又要有好玩的东西了吗……”
  濑名泉走进练习室,被迎面飞来的乐谱吓了一跳。“唔哇!雷欧君!我说过多少次了乐谱不要乱扔啊,这些可能都是Othello的武器啊。”濑名泉闪身躲过乐谱,皱着眉头对里面的人说教了一番,结果还是叹口气,认命地整理乐谱。
  “完成啦!★”月永雷欧从地上爬起来,像个小孩子一样高兴地举着刚完成的乐谱。阳光似乎都在贪恋这个人的笑容,消耗掉自身为他镀上一层金,流逝的时间缓下脚步,为了这一抹笑容,能停留的久一点,再久一点……
  “sena?sena!我写好了哦!”月永雷欧仰头盯着濑名泉天蓝色眼睛,毫不吝啬地送了一个超大的笑容。濑名泉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这只整张脸上就差写着“快夸我”的表情的人,轻笑一声摸了摸月永雷欧柔软的橘发。“唔……”月永雷欧被头上的重量压了压,眯着一只眼睛看着濑名泉,“sena刚才笑了哦!”“哈?你看错了。”“是看到的好嘛!”“那就是你眼花了。”“才没有眼花,明明就有……不过,果然这样的才是真正的sena!最喜欢sena了哦!”月永雷欧拽着濑名泉的袖子坐到墙角,一如既往的笑容。“谁要你的喜欢啊。就算你这么说,我也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濑名泉脸稍微红了一点。“唔……”月永雷欧失望地低着头。“嘛,当然应该也没有讨厌……”濑名泉别着脸,小声嘟囔一句。“啊!sena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月永雷欧好像听到了什么,眼睛里顿时又有了熟悉的光芒。“什么也没有!不是说要训练我唱歌的吗?快开始!”
  “嗯嗯,我果然没有看错sena!sena的歌声已经很好听了哦!哈哈,我真是个天才!★”月永雷欧听着濑名泉慢慢成熟的声乐能力,脸上充满骄傲。“行了你,又开始自恋了。”濑名泉无奈地看着月永雷欧的笑颜,心情觉得明朗得很。“那么今天的特训到此结束了!★明天见哦sena!”月永雷欧站起来,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“注意安全★”濑名泉起身,打了打身上的灰尘,“啊,好的。你也抓紧回家。”濑名泉拿起包,稍显慌乱地走出练习室。“?诶!sena刚刚是在担心我吗?!哇哈哈sena真是不坦率啊。”“吵死了!超~烦人!”
  通过窗户目送着濑名泉走到操场,月永雷欧关上窗户,轻轻开口“喂……那边的那个人,你到底是谁啊,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了啊。”“唔……不愧是月永呢,没有让我失望。”黑发少年从黑暗中走出来,猩红的眼睛显出一种妖异美。“嗯……你谁啊?”月永雷欧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,“有点像零啊……”“嗯,我是和你同班的朔间凛月。”朔间凛月笑笑,并没有对月永雷欧这有些不礼貌的话语感到气愤。“朔间……凛月?啊!你就那个零经常说的那个‘可爱的弟弟’啊?”月永雷欧歪着头,新奇地看着朔间凛月。“唔……给我的时间快到了,可是完全找不到适合我的组合,毕竟现在这个时代,很少会有人要幽灵队员啊~”朔间凛月一摊手,解释了自己来这儿的原因,“这是你们前队长的推荐信。”“诶~那个家伙,把这么一个烂摊子丢给我就算了,现在又要给我添麻烦了吗~”月永雷欧单手插着腰,把那封信放到一边,“不过算了,,欢迎加入Othello哦,凛月。”“哼哼,这可和你对小~濑的态度差太远了。”“啊哈哈,毕竟sena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存在嘛。”
  “……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啊?”濑名泉看着练习室角落里的床垫……和它上面的人。“啊!sena!这是新成员哦!”月永雷欧照常蹦到濑名泉身边。“呼啊~朔间凛月,请多关照了,小~濑。”朔间凛月揉揉眼睛从被窝里坐起来,打个招呼就准备继续回到睡眠。“等等!这是不参加练习的吗?”濑名泉有些没反应过来地看着这个新成员起来打了个招呼后,又重新钻回被窝。“凛月是幽灵队员哦,除了特殊情况外不会参加我们的活动的。”月永雷欧对濑名泉稍加解释了一下朔间凛月的情况。“嗯嗯,所以小~濑完全可以无视我,不会打扰你们的。”朔间凛月从被窝里穿出来闷闷的声音。
  “什么和什么啊……比起这个,雷欧君听说了吗?那个叫天祥院英智的学生,明明只是个前段时间刚来的人,现在却已经构成自己的势力,而且已经开始公然挑战‘五奇人’了哦。”濑名泉掏出手机,打开备忘录对月永雷欧分析现在梦之咲的形式。“嗯,这样啊……我们差不多也可以开始进行内部肃清了。那么,做好准备取叛军的首级了吗,sena?”月永雷欧双手包臂思考了一会儿,抬眼直视濑名泉的眼睛,翠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决意与自信。“还用你说,当然是,随时可以。”